上海翻译公司-青衿翻译您身边的翻译专家 | 在线留言
手机用户下单请扫描二维码
微信号:18951806392

如何做好法律翻译(二):告别翻译腔

  What ——什么是翻译腔?
  用最通俗的话讲,翻译腔就是不说人话。更具体一些,这里说的翻译腔,指英文翻译成中文时,由于受英文影响而产生的不规范、难理解的表述。
  Why —— 为什么告别翻译腔?
  我认为 Matthew Arnold 这句话完全可以对此作出解释:
  The translation ought to be such that the reader should, if possible, forget that it is a translation at all, and be lulled into the illusion that he is reading an original work; something original. – Matthew Arnold, On Translating Homer.
  也就是说,上海青衿翻译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专业连锁翻译公司,作为中国翻译协会会员,提供多语种、多行业、跨区域的翻译服务,是当地政府机构和开发区指定翻译服务提供商。联系电话:021-50327283,微信公众号:sekin2046,最好的翻译就是让读者觉得自己不是在读翻译。如果你看不懂上面那段英文,同时又无法理解我的解释,联想这句话:最好的丝袜,就是让别人看上去好像没有穿丝袜。条条大路通真理,嗯。
  所以,归化异化之类的理论研究还是留给老师吧。实践中的翻译,看得懂、读得顺才是王道,法律文件尤其如此。


  How —— 如何告别翻译腔?
  在避免翻译腔方面,翻译教材林林总总介绍了不少技巧,比如增词减词、词性转换、句型变化等等。但是,多数技巧都是“剑招”,是从零碎的、肤浅的现象出发的。我更喜欢的路径是直接从“剑意”看问题,系统的、深刻的本质才是学习的精髓和捷径。


  2.1词语
  词语方面。首先,两种语言各个词类的作用不对等。由于英文需要明示逻辑关系,表示逻辑和指代的词类非常强大,比如介词、代词和连词。比较之下,这些词类在中文里的功能要逊色很多,甚至某些情况下还不及标点符号作用强大。其次,即便是同词类表示同语义,中文词语和英文词语也绝对没有一一对等的关系。
  这方面的差异导致的典型症状:其一,用力过猛,对介词、代词、连词、冠词、数量词等较少在中文出现的词事无巨细、生搬硬套;其二,不管不顾语境,某一个中文词语与某一个英文词语通篇携手同行、不离不弃。
  例一:
  Whether or not the Customer chooses to defend any claim, all the parties hereto shall cooperate in the defense thereof and shall furnish such records, information and testimony, and attend such conferences as are reasonably required.
  原翻译:
  不论客户是否选择就任何索赔进行抗辩,本协议所有各方应在抗辩中进行配合,提供该等记录、信息和证人证言以及在合理要求的情况下参加该等会议。
  修改后:
  不论客户是否选择就任何索赔进行抗辩,本协议所有各方应在抗辩中进行配合,提供合理要求的记录、信息和证人证言,以及出席合理要求的会议。
  绝大多数法律翻译看到such都过于激动,第一反应是它兄弟“该等”是不是要出场了!本句的such ... as …句型是高中英语内容,却在实践中难倒了无数名校硕士、JD和LLM。首先,原翻译断句错误,as引导的从句 are reasonably required 修饰前面两个such,而非仅后面一个。所以真正应该重复的是“合理必要的”,而不是傻傻的“该等”。其次,such在某些情况下的确可以翻译成“该等”,但不代表任何情况下见到“such”都要“该等”。本句的such和as应整体理解,不论such还是as都无实际语义,生搬硬套,实属多余。
  再看看连词的表现。连词在英文里八面玲珑,含义灵活多变。比较而言,中文里的连词屈指可数。因此,在法律文本中,绝大多数翻译都会把“and”与“和”对应,“or”与“或”对应。真的只能这样吗?看下一个例子。
  例二:
  …if an order is made or(1) an effective resolution is passed for the winding up of a Party, or(2) a Party becomes bankrupt, insolvent, is unable to pay its debt as they fall due, stops, suspends or(3) threatens to stop or(4) suspend payment of all or(5) material part of all of its debts, or(6) proposes or(7) makes a general assignment or(8) an arrangement or(9) composition with or(10) for the benefit of its creditors…
  原翻译:
  ……若对一方下达破产命令或(1)就一方的破产通过有效决议,或(2)一方破产、资不抵债、无法偿还到期债务、或(3)停止或(4)暂停或(5)威胁停止或(6)暂停偿还其全部或(7)大部分债务、或(8)为其债权人之利益提出或(9)作出整体转让或(10)安排或(11)与债权人达成和解……
  修改后:
  ……若存在就一方破产下达的命令或(1)通过的有效决议,或(2)一方破产、资不抵债、无力偿还到期债务,停止、暂停或(3)可能停止、暂停清偿全部或(4)大部分债务,与债权人或(5)为债权人利益提出或(6)进行整体转让、安排或(7)和解……
  原翻译问题一,连词“或”在一句话里出现了11次之多,除了照搬英文所有10个“or”之外,还意犹未尽地在中文里自行添加了1个;原翻译问题二,以相同的标点符号(顿号)表示不同层次的内容,导致形式逻辑混乱。修改之后,形式上“或”减少为7个,内容上逻辑层次更清楚。首先,第一层和第二层句段的分割全部使用逗号实现。其次,顿号退居三线,只用来表示句段内部的并列关系,必要时以“或”连接,与顿号共同表示选择并列。现在看懂了吗?
  再来看看过度翻译是怎样毁掉一封信函的。
  例三:
  We do appreciate that you have dispatched a team of senior executives to review the project but we honestly don’t know what they could possibly find out on this trip that they don’t already know after working together for so many years.
  原翻译:
  贵方曾派高管团队视察项目情况,我们对此表示赞赏,但坦率而言,我们在共同工作多年之后已并不期待他们通过此行就能够取得任何新的收获。
  修改后:
  贵方曾派多位高管人员视察项目情况,我们对此表示赞赏,但坦率而言,在多年合作之后,我们并不期待他们此行取得任何新的收获。
  对“团队”“工作”两个词的修改是语义判断问题,此处略去不表。这个例句集中了最容易过度翻译的三类英文:情态动词、介词、时态——它们通常在中文里借助语境而非词语表现自己。原翻译固然不能算错,但时态“已”、介词“通过”、情态动词“就能够”的出现,以及将状语“共同工作多年之后”塞进主语“我们”和谓语“期待”之间形成的长句,不仅不符合中文表述习惯,而且极大地弱化了语言力度。争议解决案件中的信函,语气微妙,时而剑拔弩张,时而峰回路转。语言必须服务于案件的具体情况,不论局面如何,至少要表现出谈判的自信和底气,而最有底气的表述是简洁明了的短句。大家可以脑补“打,打,打,打,打劫”的画面。迟迟看不到主要信息,连被打劫的人都会不耐烦的。
  综上,逐词对照式翻译不是严谨,而是死板。是病,得治。翻译时必须对两种语言中不同词类的特点保持洞察,有所为、有所不为,避虚就实。

上一篇:同声传译常用综合技巧五
下一篇:同声传译常用综合技巧六
24小时咨询热线:021-50327283
上海青衿翻译公司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52221号
手机用户下单请扫描二维码
微信号:18951806392